海南七星彩a0809投注网:網咖未絕,只是逐漸凋零

2019-06-03 16:54:20來源:silver作者:小寶

海南论坛天涯社区 www.ozhfy.com 文|懂懂筆記

前不久網魚網咖傳出將于下半年赴美上市消息,讓外界再次對“偃旗息鼓”的網吧市場投來了更多的關注。

實際上,網魚網咖早在去年7月就曾傳出要赴港上市,但最終不了了之。這次消息傳來,連募集的資金都言之鑿鑿(2億至3億美元)。不過令人關注的是,部分媒體報道稱,今年4月8日網魚網咖的注冊資本突然從5000萬元突減至4495.3萬元(減少比例超過10%),這也是其D輪融資后最大的變化之一;另一大變化就是今年1月份已經有5家機構投資人退出股東行列。

作為國內網吧行業的龍頭企業,網魚網咖上市消息的背后,是國內網吧“夕陽無限昏“的景象。這也使得注冊資本減少、股東退出等負面傳聞中的網魚網咖,似乎面臨著更多的難關。

從這則消息反觀網吧行業,近況又是怎樣呢?

客流少、網費貴,費越貴、客越少

網咖未絕,只是逐漸凋零

“網吧收費越來越貴,現在去網吧上網的唯一好處,只有游戲經驗的加成了?!痹?a href='//www.ozhfy.com/gupiao/7576'>深圳寶安南路的一家網吧里,正在玩游戲的阿J告訴懂懂筆記,由于網吧上網費用頗高,他和身邊不少朋友都打算攢錢DIY游戲PC,在家連麥打游戲了。

在他看來,隨著光纖網絡資費、PC配件的價格走低,會有越來越多的游戲玩家選擇在家打游戲。只有當家里的網絡出現問題時,或許才會想起網吧。在這些年輕人看來,傳統網吧或將在未來幾年陸續消失,“光是紅嶺這一帶,就已經有好幾家網吧關門歇業了?!?/p>

的確,傳統意義上的網吧正在漸漸失去魅力,而各種新形態的網吧是否能留住年輕人的腳步?整個網吧行業是否正在鮮亮的外表下呈現出難掩的頹勢?我們決定先從深圳市場的網吧開始進行了解,希望能夠以管窺豹。

圍繞著深圳洪湖公園走了一圈,懂懂筆記看到了五、六家規模不小的網吧。在其中一家網吧充值并辦理會員卡后,懂懂筆記與前臺的客服小李“閑聊”了起來。

“會員卡上網一小時6塊錢,其實真的沒啥賺頭,只有臨時卡才有點兒利潤?!斃±畋硎?,相比會員卡,臨時上網每小時費用高達10-16元,不過目前在網吧打游戲的游戲玩家,大多都是會員為主。

雖然是周六傍晚,但店內的客戶并不多,只有七、八位玩家在電腦前連麥打游戲。每況愈下的上座率,也讓網吧經營者感到憂心忡忡,“老板前兩天聊天還說起來,比起十年前剛開業時,場地租金已經翻了四番,你說壓力大不大吧?!?/p>

在交流中獲悉,這家網吧是“家族生意”,無論是前臺、網管,甚至連負責清潔的阿姨,都是老板、合伙人的親戚、朋友。據了解當地的不少網吧,都普遍存在類似的經營模式。

這家網吧周末每天大概能有35人次前來上網,平均上網時長為4.5小時,上網費收入僅僅不到1000元(叫快餐、飲料費用幾乎可以忽略)。平時工作日,到網吧上網、打游戲的玩家就更少了。所以,每月上網費收入只有兩、三萬元,剛剛夠支付場地租金。

“這半年多感覺到網吧上網的玩家在逐漸減少,估計以后收入還會更低?!斃±鍆嘎?,網吧的老板曾經就上網環境、上網需求等問題,讓員工對到店玩家進行一番摸查。有不少玩家表示上網網費太貴,有部分玩家認為設備性能落后,還有玩家感覺環境悶熱、空調溫度不合適。甚至還有玩家稱,過去在網吧打游戲,為的是那種打團戰“開黑”的熱鬧氣氛。如今,人越來越少,很難再找回過去那種氣氛了。

“有不少人是在租賃屋或者家里買了電腦,寬帶網速也足夠快,自然不愿到網吧玩了?!斃±罨骨那耐嘎?,過去兩年網吧的網費上調過兩輪,但漲價后非但沒能盈利,反而失去不少老玩家,“這幾天深圳很悶熱,但空調都不敢開16度,怕電費的支出太高,現在是能省則省?!?/p>

通過一些間接的交流和了解,懂懂筆記的之周邊的幾家網吧經營狀況也不太理想。有的是通過減少員工數量,有的聘任兼職客服、網管,還有的盡量少開空調、通風設備、照明燈光,還有一家是將原來300平方米的場地,縮減至120平方,一切舉措都是為了降低成本。

對于傳統的網吧而言,開拓新客戶顯然舉步維艱,因此能夠省錢的地方,一分一毫都要使勁省下來。那么,除了“省錢”之外,不少轉型中的傳統網吧在探索新形態跨界模式的過程中,是否能夠獲得新的生存機會?

試用、信貸進駐網吧,經營者試錯圖盈利

網咖未絕,只是逐漸凋零

“如今是家網吧都說自己是‘咖’,餐飲基本成為所有網吧的增值服務項目?!?/p>

提及增值服務,小李表示包括她這家店在內周圍不少網吧,幾乎都在提供餐飲服務。附近有的網吧甚至自建了廚房、吧臺、咖啡市,為上網的玩家提供相應的餐飲服務。

以她所在的網吧為例,是和附近的快餐店、飲品店、便利店合作,隨叫隨送。并在顧客的餐飲、零食消費中進行抽傭提成。不過,餐飲服務已經成為不少網吧的最常見的增值服務,而通過餐飲創造的利潤十分有限,這與上網玩家群體的消費習慣密切相關。

由于在網吧上網、打游戲的玩家,大多都是附近的打工族,除了負擔房租生活費用之外,僅有的錢都用于上網打游戲,餐飲方面的消費十分有限,“我還見過自己帶了瓶1.5升純凈水的來上網的顧客,就靠飲水充饑?!斃±钚ψ潘檔?。

除了餐飲服務,網吧也在不斷尋求更新的增值服務。比如各種共享充電寶、共享雨傘已經出現在網吧的柜臺,共享零食柜陸續擺進上網大廳,食品飲料商家的試吃、試用的業務也擺到了網吧門口。更有甚者,信貸、信用卡機構也“駐扎”近來,每天擺張桌子(擺上小禮品)在網吧通道招攬玩家的生意。

“有的是合作后通過業務量分成,有的時直接收租金?!斃±畛?,過去的兩年時間里,很多增值業務負責人都嘗試做過,最后除了信用卡辦卡之外,其它增值業務幾乎都是以失敗告終。半年多前,網吧負責人與一些信貸機構合作,面向顧客推出分期貸款業務,以賺取手續費的分成——這些業務主要包括上網充值分期,以及購物分期。至于是否有現金貸進場,小李猶豫了一下表示記不清了。

“附近來上網的打工者,幾乎都是月光族,估計花唄、白條、信用卡都欠了錢,所以有貸款、分期的購的需求?!斃±畋硎?,這應該是網吧至今唯一持續在做的增值服務,周邊不少的網吧見利也都效仿,私底下都在向會員推薦金融服務。

餐飲、跨界合作到購物貸甚至現金貸,這些營收或能“幫補”部分帶寬、水電、管理費用,但是僅僅依靠各種增值服務似乎難以扭轉傳統網吧經營上的困局。因此只有更大程度上的變化,似乎才能給網吧市場帶來希望。

在和幾位網吧從業人員交流中,他們都提到了一個熱詞——電競。而交流中談到這個詞語時,都隱約透露出一絲艷羨,畢竟這幾家網吧都沒有向電競館模式轉型。

那么,做電競的網吧狀況又如何?

電競概念來“包裝”,實則換湯不換藥

網咖未絕,只是逐漸凋零

網上流傳著這么一句話:以前那些網吧,后來改叫網咖,現在成了電競館。

在地圖應用上搜索“電競館”一詞,在南山區深圳大學學生創業園附近的幾公里范圍內,可以發現十余家電競館。然而,當懂懂筆記挨個走訪了三家電競館后,卻發現無論電腦配置,還是競技廳的裝潢,依然是十足的“網吧Style”。

在其中一家電競館里,唯一略顯電子競技氛圍的,是一塊鋼化玻璃居中隔開的大長條桌,兩側各擺放了紅藍兩色五個座椅。

“這里節日偶爾會舉辦一些活動、電競培訓,平時的話就留給顧客上網?!痹諍鴕晃煌芙渙髦?,他表示這些競技座位上網的會員價格與普通卡位一樣,包括臨時卡價錢也是一小時12元。

當被問及,網吧舉辦的電競活動、賽事、培訓多不多時,這位網管稍有些遲疑,然后笑著表示自己剛剛來上班,也不太清楚具體情況。只知道周邊有不少網吧,都設置了這樣的電競主題區域,畢竟這也是一種時尚潮流。

“就是顯得逼格高一些,我經常在這里打游戲,從沒看到有什么競賽、培訓也沒有?!本馱諭芾肟?,一旁的一位年輕玩家表示,類似的競技區域,深圳不少網吧都可以看到。但他感覺,專門劃出一塊區域,并裝修成電競風格,只是為了能讓網吧看起來更像“電競館”。

但是主題升級為電競館后,電腦設備的配置還是一樣,只是上網收費貴了不少,“這家過去會員是4塊一小時,現在會員也要6塊了?!?/p>

據這位玩家透露,這家網吧剛設置電競卡位時,電競卡位要收費16元每小時。后來或許是看到上座率太低,實在是浪費資源,就悄悄恢復到和普通上網卡位一樣的標準,“真正牛的電競比賽,也不會來這些網吧里搞,電競培訓更不靠譜了?!?/p>

他和另外兩位玩伴一起在這里上網,只是因為父母反對其沉迷網絡游戲,為了避免被“嘮叨”,才跑到網吧里打游戲。在他和朋友們看來,打起電競旗號的網吧,同樣也不會被家長看好,因此跑出來也不會告知家人是去了電競館。

“網吧還是網吧,不會因為改名競技館,家人、長輩就同意你去打游戲?!閉馕煌婕冶硎?,雖然很多新聞報道,國家、部分地市明確出臺政策支持電競產業發展,但反對電競呼聲還是很大的,“黃貝嶺那邊有家網吧,曾提供過電競培訓,好鼓勵年滿18歲的學生去參與,結果沒多久就讓附近的學生家長聯合逼停了?!?/p>

“我覺得與其用花大價錢搭建電競舞臺設施,還不如多搞一些高性能的電腦主機,收費高一點或兒許還有發燒愿意買單,“i5和Gtx1070的配置,看上去一點也不電競?!畢勻?,這位年輕玩家并非是電競愛好者。而他的一位朋友則表示,南山區今年初還有幾家“主機手游吧”開業,他們也去過,但是感覺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。

的確,轉型電競館或是主機、手游館,并不能讓網吧的受眾、經營模式產生更大變化,網吧與打游戲依舊是密不可分的邏輯關系。另外,一旦有一家的轉型變化出現效果,同質化問題馬上又會隨之而來。

結束語

有業內人士指出,無論是網咖還是電競館,并沒有改變網吧的本質。隨著家用寬帶、移動網絡越來越發達,外出上網、玩游戲的需求或將越來越少。無論用什么樣的概念、服務包裝網吧,似乎都難以阻止客流退潮的現狀。

網咖未絕,只是逐漸凋零

資料來源:中娛智庫監測

公開資料顯示,2017年國內各類上網服務營業場所共計14.7萬家,同比下降3.29%;而在2018年上半年,這一數字減少到14.65萬,同比又下降了0.3%。依靠開機收費的模式,正在限制這個行業的發展,而在增值服務,電競、手游文化的引入方面,則需要摸著石頭過河,一旦行差踏錯,又會招致關門閉店的危險。那么,究竟如何轉型,才能讓網吧行業呈現出新的生機呢?目前沒有完美的答案。就像一位玩家在交流中所說的,“不玩游戲?那我來網吧做啥?”

快速索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