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彩票开奖:萬億出海市場風頭正盛,這里有一份跨境支付行業圖譜

2019-06-03 17:18:45來源:一牛財經作者:小寶

海南论坛天涯社区 www.ozhfy.com 支付和電商相生相依,中國電商狂奔近20年,業態逐步發展成熟,作為基礎設施的移動支付,也已經滲透到了國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同樣的發展路徑可以遷移到跨境支付市場中。一帶一路政策利好的背景下,出海業務成為電商強有力的新增長點,支付作為底層設施也乘著這艘大船駛向海外。支付寶、微信、銀聯等 C 端支付率先扛起出海大旗,而萬億外貿市場中,瞄準 B 端跨境支付的玩家也各自摸索出多種發展路徑。

這是移動支付與全球商業的碰撞與融合。

36氪于今年開啟“跨境支付專題”,開篇以跨境支付所依托的交易場景、主要玩家及市場現狀出發,之后本專題將陸續圍繞以下議題進行研究:

國內跨境支付領域主要由哪些玩家組成,各自發展情況如何?面臨什么問題?

基于國內外情況,以低費率甚至零費率拓規模的激烈價格戰還會持續多久?賽道已經出現產品同質化現象,各玩家的壁壘在哪里,最后拼的是什么?

跨境支付公司主要有兩種路線,一是橫向拓展,做B端大流量生意,延展至平臺/生態;二是側重某一細分場景下的支付(如留學、旅游等),往深拓展。兩種模式可以孵化出什么樣的公司,共通點又在什么地方?

賽道混戰:第三方跨境支付公司異軍突起,已然跑出頭部,同時老牌玩家奮起直追,互聯網巨頭近幾年相繼入局,平臺型電商自建支付業務……留給創業公司的時間和機會有多少?

先總結,跨境支付賽道近年來快速發展,背景大致有兩個:

中小企業要收款:跨境出口電商、游戲、金融市場快速成長,讓許多中小企業能夠走出國門做生意,把貨賣到國外,但錢怎么收、怎么匯入境內,傳統收付匯服務沒有辦法滿足這一部分出海生意。

個人要付錢/匯款:走出國門的人越來越多,如出境游、留學等,支付、匯款等需求由此而生,中國消費者習慣了國內方便快捷的移動支付,在國外也希望能獲得一樣的支付體驗。

所以,根據服務的核心對象而言,跨境支付可以分為 To C (個人)及 To B (企業)兩塊。其中,To C 方向的跨境支付業務基本由支付寶、微信和銀聯瓜分,本地錢包是他們的切入點,另外有許多海外收單公司與他們合作,拓展商戶、做錢包本地化和聚合支付;To B則按照交易雙方主體不同,分為 B2B、B2C 兩個交易模式。簡單介紹:

1.本地錢包(To C)

可簡單理解為將國內的C端支付模式移植到國外,比如讓國人出游、購物、留學也能使用移動支付。本地錢包的最終目標是做外國人生意,培養本地人的移動支付習慣,以支付為入口做生態,承載更多服務價值。

2.企業對企業(B2B)

占外貿最大比重的交易模式。這里又可細分為兩種類型:

傳統的一般外貿交易,周期長、交易金額大,常采用銀行電匯完成資金收付,這部分少有創業公司涉足。

中小企業B2B交易,小額高頻。對于他們而言,電匯費率高、到賬慢、匯損大,傳統的銀行也沒有針對他們的服務,因此中小企業常走地下錢莊,存在合規風險。這為第三方跨境支付公司創造了機會,他們通過整合銀行、匯兌機構等上下游資源,能夠幫助中小賣家減少匯損、保證資金高效且合規入境。

3.企業對個人(B2C)

跨境電商貿易中,支付行為又可分為平臺型B2C(如在天貓、亞馬遜上開店的賣家),以零售業為主;或自營 B2C(如賣家開設獨立站賣貨給C端用戶),實際上是終端消費者與企業賣家的交易。

從中國的跨境支付的發展歷程來看,市場首先由傳統服務提供商(銀行、卡組織、境外匯款公司)主導,再到互聯網巨頭切入to C支付,以及第三方跨境收款公司切入to B收款。近幾年來,創業公司大部分入局收款這一領域,比如 PingPong、Airwallex 等。

4.個人對個人(C2C)

此處的C2C涵蓋的范圍較廣,側重傳統的個人匯款行為,以往國內主要服務提供商為銀行、國內老牌的支付公司,如匯元通,以及較早進入中國市場的國外匯款公司,如西聯匯款。這一領域也出現了一些創業公司,如熊貓速匯。

而在整個跨境支付賽道中,服務提供商可分為以下幾類:

1.銀行電匯

電商還沒出現的日子里,銀行電匯是企業及個人匯款的重要渠道。銀行提供電匯、票匯、信匯等外匯服務。以電匯為例,一筆交易所需要的手續費一般收取交易金額的 1‰ + 150元電報費左右,因此比較適合大額交易。

電匯依托SWIFT(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)進行——可以將SWIFT理解為一個連接了幾乎全球主流銀行的網絡,銀行間使用同一套語言完成外匯交易。但SWIFT的缺點在于,一筆款項如果經過多個中間行、遇到反洗錢抽查等情況,很容易出現時效延長甚至匯款失敗,另外還有匯損等問題。

不過,面對近年來的新競爭對手,傳統玩家也開始其變革之路。比如,SWIFT自 2017 年推出全球支付創新(SWIFT gpi)計劃,提升跨境支付的速度、透明度和端對端查詢服務,目前 40% 的SWIFT gpi 支付在 5 分鐘內到達終端賬戶。在國內,gpi計劃也有多個銀行參與,比如中國銀行的“中銀智匯”服務。

2.專業匯款公司/卡組織

在小額匯款方面,以往卡組織(如Visa、Master)和專業匯款公司(如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、速匯金MoneyGram)等機構也是重要的服務提供商。像西聯、速匯金這樣的老牌匯款公司,其優勢在于遍布全球的線下網點和各地支付牌照,渠道牢固,匯款速度快,但缺點是費率較高——比如西聯匯款按照交易筆數收費,對近年來小額高頻的電商交易來說,費用太過高昂。

3.互聯網/銀行業巨頭

從前,C 端海外支付是銀聯的天下,而支付寶、微信支付出海使得這一市場競爭逐漸激烈。C 端跨境支付的核心是把支付模式和業態輸送到海外,讓中國用戶及海外當地人也能通過自己的渠道進行消費。

萬億出海<a href='//www.ozhfy.com/gupiao/7554'>市場</a>風頭正盛,這里有一份跨境支付<a href='//www.ozhfy.com/gupiao/7485'>行業</a>圖譜

to C跨境支付參與方一覽

做錢包服務需要擁有當地金錢牌照才能開展業務。因此,巨頭在海外的推廣策略通常是與有當地牌照的公司合作,合作方負責境外收單及聚合支付服務。典型的合作方如 36 氪曾報道的錢方好近(香港、日本)、Citcon(北美)、BlueOceanPay(香港、北美)、GlobePay(英國、美國、日本)、2paynow(歐洲)等。

近年來,巨頭們在海外的擴張速度越來越快。截至今年 2 月,支付寶已進入全球54個國家和地區,并且,支付寶通過入股等多種方式,獲得了 9 個海外本地錢包伙伴,如印度、泰國、印尼、韓國、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中國香港、巴基斯坦等,其中印度Paytm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大電子錢包,合作卓有成效。而在今年 2 月,螞蟻金服更是收購了英國老牌跨境支付公司萬里匯(WorldFirst),可以開展外幣兌換、國際匯款和跨境電商收結匯等業務,意味著其業務深度更進一步。

而對于微信,微信在歐洲、美國、香港等地也多有布局,瞄準的同樣是出境的中國游客。據《南華早報》報道,微信支付團隊曾在 2018 年表示:未來三年將不尋求向海外消費者提供更多的本地支付錢包服務,而是專注在熱門海外旅行目的地服務來自國內的出境游客。

此外,國內不少互聯網巨頭也已經入局這一領域。比如擁有考拉海淘和嚴選業務的網易,最近正式宣布網易收款業務上線,服務內部業務之外也會為外部中小企業提供收款服務。而京東數科則在去年年底與西聯匯款簽訂戰略協議,合作開展線上跨境匯款服務。

3.第三方跨境支付公司

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《2018年(上)中國跨境電商市場數據監測報告》,2018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為 4.5 萬億元,同比增長25%,其中,B2B交易達到交易總量的84.6%,B2C交易占比不到五分之一——市場無疑是巨大的。

跨境電商大約于2000年后興起,中國賣家主要通過eBay、Amazon平臺型電商開展貿易,當時的海外收款市場被國外匯款公司壟斷,如亞馬遜和 Wish 的合作伙伴 Payoneer(派安盈,俗稱P卡)、WorldFirst(萬里匯,俗稱WF卡)、PayPal 等。這些三方支付公司進入中國時間較早,如 PayPal 在 2004 年就已進入中國,成立時間長,經驗豐富,但收費也較為昂貴,比如 P 卡的入款和提款手續費加起來曾高達 3%。并且,境外支付機構的本地化也是一大痛點。

萬億出海<a href='//www.ozhfy.com/gupiao/7554'>市場</a>風頭正盛,這里有一份跨境支付<a href='//www.ozhfy.com/gupiao/7485'>行業</a>圖譜

側重企業收款業務的公司一覽

基于此,一批第三方支付公司切入 B2B 收款市場,如PingPong,連連支付等,主打低費率,在產品設計上注重本土化,適合中小賣家的需求,B2B收款也成為創業公司入場的重要場景。創業公司入場,帶來的一大變化是費率降低,到賬時間加快,行業費率先是將至 1% 左右,后來甚至更低,并且到賬周期逐漸到 T+0 的默認標準。

同樣瞄準中小企業B2B收款這一市場的,還有老牌的國內三方支付機構,如連連支付,也有后起之秀,如36氪曾報道過的Airwallex、XTransfer、ipaylinks、尋匯、PanPay等;也有側重聚合支付業務的Ping++、等。此外,行業、場景不斷細分,也有針對留學場景的繳費平臺易思匯,以及深入旅游場景做聚合支付的Ksher。

事實上,電商興起,以及跨境支付業務牌照申請的放開,是國內第三方跨境支付公司起飛的根本原因。

一般來說,要在國內開展跨境支付業務,需要擁有三方面資質:第三方支付牌照、跨境人民幣業務資質、跨境外幣支付牌照。自 2013 年 3 月以來,外匯管理局和人民銀行開放跨境支付相關資質的牌照申請,目前共有 30 家支付機構獲得跨境外匯支付業務資格,5 家支付機構獲得跨境人民幣支付業務資格,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機構全國近 300 個。

不過,在監管和牌照申請都趨嚴的情況下,讓整個第三方跨境支付賽道競爭更加激烈,針對中小賣家的首付款產品已出現同質化現象,價格戰開始,今年不少平臺甚至用收款零費率吸引用戶。

由此,第三方支付公司也從單純的收付款和換匯業務,進入做平臺/生態的階段,為用戶提供一系產業鏈服務,提供VAT、供應鏈金融等增值服務,甚至深入到進銷存等業務環節,幫助賣家提高展業效率—— PingPong 推出 Seller OS、連連推出 Link 平臺都是這一方向的探索。

4.以區塊鏈技術為核心的跨境支付公司/業務

由于資金鏈路長、涉及機構多,跨境支付業務的難點體現在:

反欺詐、反洗錢難度大,因為跨境支付資金需經過平臺方、商業銀行、央行、外匯機構等多個節點。

資金在節點中依順序流轉,必須在前后兩方確認無誤才能進行下一步,效率較低,并且節點雙方都需要準備資金池,才能進行對賬結算,推高了流轉成本

然而,區塊鏈技術的屬性正好讓跨境支付成為最佳應用場景之一。去中心化、共識機制可以讓跨境支付鏈路變得扁平化,所有節點幾乎能在同一時間進行信息確認,減少了對賬時間,也能讓跨境支付公司減少資金池儲備。并且,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點,也能作為反欺詐的有力工具,降低資金流轉風險。Ripple 和 Circle 則是區塊鏈公司中做跨境支付的典型例子。

另一方面,互聯網和傳統金融巨頭們也在試水區塊鏈,時間集中在 2018 年前后:

2018年6月,香港支付寶AlipayHK與菲律賓Gcash合作,上線區塊鏈電子錢包跨境匯款服務

2018年前后,美國多個大型銀行均開始了區塊鏈探索。據Odaily星球日報,摩根大通、美國銀行、富國銀行、匯豐、花旗、三菱UFJ、高盛、瑞銀八個銀行在區塊鏈項目上的探索就多達84項,其中共有 33 項與貿易金融、支付相關。

不過值得注意的是,盡管區塊鏈技術看起來頗為理想,但落地時遇到的困難也許還要一段時間解決——比如,花旗曾開啟“Citicoin”計劃,應用于跨境支付領域,但在 4 年之后計劃終止。銀行間的協作及監管合規要求是區塊鏈技術面臨的長久難題。

快速索引: